香山红叶

März 4th, 2011

虽然没有问候你,可是常常想到你。

瑞士的秋天,色彩斑斓,尽管没有夏天的娇媚艳丽,苍凉中隐隐的悲戚却另有一番生命的神秘。 上班的路上,一簇簇的枫叶让我联想起北京香山的红!我们一起游香山的情景。事隔多年,只记得满眼枫叶,红得正浓。还记得坐的缆车。

也许香山的老枫树还记得我们,也许还会等待何时再问候我们。什么时候你去香山时,代我采两片红叶。一片为我,一片是我送你的。

秋天,满地的落叶,体会生命的短暂。所有的生命都在做最后的努力,在严冬到来之前,再一次绽放,让色彩退的慢一些。这很像我们人到中年的生命阶段。疾病,衰老,死亡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野,梦想已经退到地平线的那一端。 我依然追梦,却不再是青春的梦,梦中是夕阳。事业,物欲,都已淡然,健康,平和,简单,自然。想着五十岁退休,读书,写字,养性修身。

你过得好吗 – To passed youth

März 4th, 2011

昨天见到了国内的同学,和她聊起大连的日子。蓦然意识到很久没有你的信息。

整个晚上我们的话题围绕着同窗的时光,你的影子时隐时现,大连-二十年-你 是我生命线上的环。

人生已走了一半,在人到中年的无奈中回想年轻时曾经的梦,目光不再灼灼,长发不再飘飘,心却还是炙热。”往事不能如烟“。

泰姬陵

März 4th, 2011

这不是游记。泰姬陵不能游,只能感受。

去印度是20048月。公司终于批准我的sebatical absence。心力交瘁的我只想逃到一片净土,洗净繁华,远离奢侈和喧闹,冥冥中似乎看到佛的似笑非笑的暗示,于是随着心来到印度。

 

第一站孟买。站在孟买的街上,我目瞪口呆。原来佛的国度也如此喧闹。只是这里的喧闹不同于西方的物流横欲,这里的喧闹充满谋生的辛酸。熙熙攘攘,奔奔忙忙,看着因为贫穷而无助的眼睛,我的心骤然空了。到底有没有净土?我往哪里逃?

 

泰姬陵位于印度北部Agra市。90% 穆斯林.  印度教与穆斯林的冲突由来已久。印度教指责穆斯林不计划生育而使印度人口泛滥。穆斯林普遍受教育的程度很低。

在去agra之前,我已经游走了印度的中南部。对喧嚣,肮脏已习以为常,尤其是发现了几个被我疑似香格里拉的小村庄后,我的心境已然平和。印度人温和的天性,随遇而安的古朴,使我的世界一片祥和。我和村里的孩子们在清澈的小河里打水仗,全身湿透,疯喊疯笑。我让船夫把船停在河心,听五音不全的我情深意切地一首一首地唱歌。因为给街上的流浪狗买食,惹得十几只狗对我步步紧随…..这一切让我感觉我在生活!

 在去agra的路上,我没有过分地去想象泰姬陵。但agra的脏乱还是出乎我的意料。满街的垃圾,流浪狗,流浪猪到处觅食,农贸市场就建在垃圾堆上。尽管这里每天要接待世界各地的慕名者,其中不乏政界要人和各界名流,也许这是印度人自然,不加伪饰的超脱吧。

接近泰姬陵的时候,虽然看不到她,可是已经嗅到她的气息。进入正门,穿过曲径长廊,已经感受到她的光芒。终于当我看到她的时候,已然满面是泪了。不知泪是何时流的,心在叹息,灵魂在悄然升腾离去,恍惚中,不知身在何处。不敢直视,她的光芒刺得我痛.

 我闭着眼,感觉她温柔地站在那里。似乎娓娓在讲述她的故事。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羞涩和浓浓的爱意,我走近她,轻柔地抚摸她的洁白,把脸贴到她的怀里,感觉她的泪滴到我的脸上,原来她亦有痛。